热点内容:

2018年电影大全

歌手2

奥斯卡

春晚

陈立农陈立农

陈伟霆陈伟霆

吴宣仪吴宣仪

范丞丞范丞丞

吴亦凡吴亦凡

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2元 >剧情介绍 >电视剧剧情 >重耳传奇分集剧情

体彩浙江6+1第18126期:重耳传奇分集剧情

2019年06月03日 09:52826365经典网小雨

分集剧情

第69集 齐姜忍痛送走重耳 重耳游说各国寻外援

重耳喝酒喝得烂醉,侍女送他回房间休息,他还借着酒劲儿调戏侍女,令齐姜失望不已,生气地将侍女都赶了出去。

重耳如今寄居齐国,没有自由,手上没有兵,没有地,在齐国只能仰仗齐姜混日子,只能每天佯装腐败,但他心中大志未失,齐姜把侍女赶出去之后,重耳又变回了以前的重耳,和齐姜一起祭拜死去的狐突。

齐姜知道重耳一心想要回国,她想要和重耳一起继续闯荡,重耳告知她已有身孕,希望她平安地留在齐国,不要跟在自己身边冒险,齐姜得知身孕,欣喜不已,答应这次不再跟着重耳离开。

齐国的高将军夫人是晋国的细作,高将军在重耳身边的侍女中安排了细作,每日监视重耳动向,高将军得知重耳有逃走的打算,且齐姜已经有了身孕,他们打算在这个孩子身上做文章。

狐堰狐毛得知父亲死讯,而重耳却每日饮酒作乐,令他们失望不已,子余相信重耳一定没有忘记心中大志,只是眼下齐国内政不稳,重耳和齐姜新婚燕尔,所以重耳才没有急着离开,几人商议无论如何也要将重耳带出齐国。

介子推查到重耳身边监视的人,大多是宫里派来的,也有部分是高将军的人,高将军本是国君的亲信,但他的爱妾竟是当年夷吾身边的侍女云儿,子余他们前后思量后,才明白,定是当初夷吾的胖夫人驱逐宫中漂亮侍女的时候,夷吾让云儿将这些美貌女子全部安插到齐国重臣的枕边。

齐姜听到子余等人的谈话,断定当初父亲的死也一定和夷吾有关,如此说来,齐国也不安全,必须让重耳尽快离开,齐姜将齐国君的令牌交给子余,这令牌可以保他们顺利出关。

夜里,齐姜以自己的名义,宴请家里所有侍卫,以及重耳身边的几个陪臣,重耳并未多疑,将侍卫们和重耳全部灌醉,重耳躺在齐姜的怀里说着梦话,万里江山都比不上一个齐姜,如今齐姜有身孕了,他更不能离开,齐姜听着这些话,更舍不得重耳,可她必须要送重耳离开。

子余他们希望齐姜跟他们一起逃离齐国,但齐姜不肯走,她如今有了身孕,不能跟在重耳身边拖累他,齐姜会留在齐国,助重耳完成心愿,齐姜将耳环取下一只交给子余,让他转交重耳,期盼两只耳环能早日团聚,期盼她与重耳能早日团聚。

子推架着两辆马车出城,马车里躺着几十个美女,重耳就被藏在这些美女当中,在出城的时候,遇到侍卫刁难,子推便称是重耳想将侍女收房,所以齐姜公主让他们连夜将这些侍女全部送出城,守城侍卫只当时重耳好色,也不再为难。

重耳离开齐国,从此之后怕是再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拦重耳复国,齐姜又协助国君,将夷吾留在齐国的眼线全部拔除,云儿多年筹谋,终究功亏一篑,最终服毒自杀。

第二天重耳醒来之后,发现已经离开齐国地界了,重耳不愿将齐姜一人留在齐国,想要回去找齐姜,子余将齐姜的耳环交给重耳,希望他不要负了齐姜的心意,重耳明白齐姜的心意,答应不再返回去,而是去游说各国,寻找外援助其复国,绝不辜负齐姜。

子圉指责吕甥、郤芮办事不力,让重耳逃出齐国,还骂二人是狼狈为奸,将二人激怒,吕甥指着子圉的鼻子骂,若非子圉休了赢月,秦国也不会对他恨之入骨,如今梁国被秦国灭了,子圉最后的屏障也没了,子圉被骂很委屈,胖夫人前来和吕甥、郤芮谈判,重耳若复国成功,子圉可能会被贬、被囚,但吕甥、郤芮二人必定被杀,一番话劝说之下,二人答应无论如何也要在重耳回国之前杀掉重耳。

曹国国君是个昏君,重耳路过曹国,本不打算进入,但曹国军已安排人在城外迎接重耳,曹国和晋国本是同性之国,又盛情邀请,重耳无法拒绝。

当年公子会盟的公子,除了秦国太子罃和重耳之外,其他的全部都已经成为国君,落魄的唯有重耳一人,曹国国君一边奚落重耳,一边将本意告知,原来是有人花重金让他杀了重耳,重耳并不意外,沉着应对。

曹国君安排重耳沐浴更衣,却故意在窗户上做了手脚,带着妃子们一起偷看重耳沐浴,想要看看重耳的骈胁,重耳察觉到窗户有问题,故意将洗澡的热水泼到窗户上,曹国国君的脸都被烫伤了。

重耳沐浴之后来见国君,国君理直气壮地指责重耳为何不让他偷看洗澡,他只是想看看重耳的骈胁,重耳称自己本无意伤害国君,只是不知窗户后面的人是国君罢了,既然二人已经闹得不愉快,重耳应该告辞,曹国国君都没来得及反应,重耳已经离开,而大臣却也劝说国君不要杀重耳,以免给曹国引来祸端,国君只得作罢。

离开曹国之后,重耳决定去楚国求助,毕竟晋国已经有了夷吾、子圉两个国君,晋国元气大伤,很难劝说其他国家帮助,而楚国多年来野心勃勃,一心想要进兵中原,如果楚国和晋国联手,一南一北称霸,那时候齐国就再难复兴,一心想要东扩的秦国也会失去机会,那时候齐国和秦国便会主动来找重耳,主动权便又掌握在重耳手中。

太子罃得知重耳已经启程前往楚国,晋国如今已经败落,绝挡不住楚国大军,重耳复国已成定局,劝说国君明确态度,国君觉得自己先后扶持了夷吾和子圉继位,如今又扶持重耳继位,前后矛盾,会令人耻笑,赢月指责国君只看眼前的小利,如果晋国、楚国称霸,秦国就很难东扩,国君因小利而失大局,更会令人看不起,赢月的激将法很有用,但国君更忧虑的是赢月和重耳的未来。

第70集 重耳承诺遇楚国退避三舍 赢月联姻帮助重耳

重耳来到楚国,国君熊恽亲自迎接重耳,特以诸侯之礼接待重耳,并向天下宣称重耳是楚国的兄弟,熊恽称自己治国有道都是归功重耳,楚国上下对重耳也非常尊敬。

熊恽举办接风宴,邀请重臣和重耳入席,熊恽指责重耳多年来遇到困难,从不来向他求助,重耳称自己只是不想让熊恽为难,不等重耳开口说复国的事,熊恽便主动说要发兵送重耳回国,子圉这样的人根本不配与重耳相争。

楚国令尹子玉刁难重耳,国君慷慨要护送重耳复国,重耳理应有所表示,重耳允诺晋国和楚国永止兵戈,但子玉认为口头之言不作数,如今天下局势瞬息万变,谁能料定晋国和楚国日后不会对战。

子玉逼问重耳,若日后楚国和其他国家相争,重耳是否会帮助楚国,重耳依旧是正义之姿,只要是仁义之举,任何国家都无权与楚国相争,若是楚国失义,重耳便会力争相劝,若是有朝一日,晋国和楚国到了非打不可的地步,无论什么局面,晋军遇到楚军,必当退避三舍。

一舍便是三十里,重耳承诺退避三舍,熊恽都有些吃惊了,重耳表明自己虽非国君,但定一言九鼎,熊恽对重耳赞赏有加,当场击掌为盟。宴会上虽然其乐融融,但却暗藏刀剑,重耳清楚子玉的刁难之辞并非他本意,其实是熊恽暗中指示的,熊恽继位多年,称霸一方,早已不再是当年会盟时的单纯公子了。

齐国和秦国的兵马已经集结,狐堰到驿站与两国使臣交涉,秦国没提任何要求,而是送了五位宗女与重耳联姻,狐堰将秦国的意思告知重耳,重耳严词拒绝,他已经有了季隗和齐姜,不能负了二人。

狐堰将齐姜的书信呈上,齐姜劝说重耳以大局为重,不要顾虑儿女私情,不要顾虑她的感受,一切以复国为首要,即便重耳身边有再多女人,她相信重耳也不会负了她。

齐姜早就料到秦国会送宗女联姻,也知道重耳会拒绝,所以提前送来书信,劝说重耳接受,重耳依旧不肯接受秦国宗女,他在外流亡十九年,坚持己见,不肯在最后关头利用几个女人复国,也不肯为了复国,变成负心汉。

赢月闯到重耳的房间,直言他已经是个负心人了,赢月对重耳的爱一点不比齐姜少,她一个花季公主,也和齐姜一样苦苦等了重耳二十年,一个女人的青春全部都消耗在等待上,重耳明明知道赢月的心,却依旧对她狠心。

这二十年,赢月默默为晋国和重耳做了很多事,赠粮赈灾、修堤坝、救晋商等等,重耳从来都不知道,赢月在背后为他做了这么多事,也确实有愧于赢月,答应这次顺了赢月的意。

第71集 重耳归国主政施仁义 赢月当仁不让争主位

在熊恽的眼中,当今世上唯有重耳堪当对手,如今重耳复国已成定局,将会是熊恽争霸之路上的最强对手,也许下次二人再见,就是在战场上,熊恽希望到时候重耳放手大战,重耳对霸业没有什么欲望,他承诺若日后对战,除了退避三舍之外,绝不客气,这是对自己和对手的尊重。

公元前636年,因骊姬之乱流亡在外十九年的晋国二公子重耳,在秦国战车的簇拥下回到晋国,所到之处军士弃戈,百姓欢呼,史称晋文公。

吕甥和郤芮战败投降,子圉在一队士兵的护送下出逃高粱,死于乱军之中,重耳念及亲情,以国君之礼厚葬子圉,谥号为怀,史称晋怀公。

重耳主政之后第一次祭祀,按照祭祀礼仪需要燃烧祭品,重耳认为这些祭品留下来可以奉养于百姓,物尽其用,这样才不辜负天赐,重耳在先祖前发愿,主政后必当施以仁政,强国但不称霸,教化百姓,传承周礼,此举受到群臣称赞,百姓跪服。

重耳再次见到齐姜,齐姜已经生下孩子,重耳看着孩子美不胜收,希望这孩子一生都能平安顺遂,于是取名乐儿,称公子乐。

重耳将半只耳环交给齐姜,齐姜拿出另一只耳环,这一对耳环得而复失,失而复得,如今终于重聚,齐姜和重耳历经波折半世,他们都见过对方最意气风发的时候,也见过对方最落魄的时候,如今是重耳为君,齐姜为夫人,是二人爱情最圆满的结局,他们都再无遗憾。

季隗被接到晋宫,她带着两个儿子伯鯈和叔刘一起拜见重耳,季隗对齐姜充满愧疚,她这一生从未做过违心之事,唯独对齐姜心存歉意,齐姜已经不在乎这些了,缘分天定,一切都怪不得谁,对季隗也并未有一丝埋怨。

重耳宴请诸位夫人,但他自己却迟迟未到场,宴席上除了重耳的主位之外,只剩一个主位,必然是掌管后宫的君夫人之位,齐姜认为季隗服侍重耳最早,是重耳的元妻,应该季隗坐上,季隗认为这个位置更应该齐姜来坐,二人一来二去地退让,赢月看不下去,索性当仁不让地坐上了主位。

齐姜和季隗的推让是因为她们心中都认同对方,但赢月坐上去却是出乎意料的,毕竟赢月是最晚嫁给重耳的,还是再嫁之身,当然令大家都无法认同,不过赢月自有一套说法,君夫人是要主理后宫琐事,如今齐姜和季隗都要养育幼子,处理后宫之事难免力有不逮,赢月是为二人分忧,且更彰显秦晋之好,为此赢月还愿意接受后宫以及百姓的监督,定期品评考核,如果没有能力掌管后宫,便退位让贤,如此一来大家才接受赢月坐上君夫人的位置。

重耳一直在窗外默默看着这一切,自古以来后宫之事是最难处理的,重耳身边的三个女人季隗、齐姜、赢月,都对重耳用情颇深,又牵涉各种利益,若是重耳自己安排三人位置,定然是一人欢喜,其他人埋怨,但重耳故意让她们自己商议,结果是皆大欢喜,重耳以明德智慧立章齐家,有效的避免了后宫之乱,为历代帝王修身齐家之典范。

重耳继位之后,朝中大臣上下活动,许多以前跟重耳毫无交集的大臣,到处喊着拥立国君有功,来讨官求封,介子推看不惯这种人的作风,他认为重耳继位是大势所趋,并非某一个人的功劳,所以重耳不应该大肆封赏,大臣也不该主动求赏,为此,介子推愿意做个表率,抽身而退。

重耳想让士蒍担任太宰,召集朝纲,统领群臣,士蒍认为自己已经年迈,推荐文武全才的狐堰担任太宰,重耳担心将舅舅置于高位,会引来非议,士蒍继续劝说希望狐堰担任太宰,狐堰文武全才,若非受重耳连累,早就身居高位,如今任用狐堰并非是为私利,而是为了晋国大局着想,见士蒍一再推荐,重耳决定任命狐堰为太宰。

吕甥郤芮在夷吾子圉主政时期,民愤极大,且最近二人府邸常有族人聚集,似是密谋什么,狐毛希望国君将这二人杀之灭族,以绝后患,重耳刚刚继位,不愿行杀戮,及时多位大臣劝说,重耳也只是下令,乱党中凡是愿意悔过的,皆既往不咎。

当年申生冤死,太傅杜原款等被牵连灭族,狐突和子余一家也被牵连,重耳宣布为其平反,恢复名誉,对后人予以补偿,将没收的土地也全部归还,重耳施政,首要施仁,对百姓施以赋税减免政策,减轻百姓负担,君臣同心,百姓富足,天下归心。

重耳封赏了所有人,最后该封赏介子推的时候,子余拿出一个瓦罐交给重耳,这是介子推离开之前交给子余的,这个罐子是当年子推割肉喂重耳时用的瓦罐,子推是想以此提醒重耳,不要忘了百姓之苦,对的起国人,便是全了当年重耳赠鱼,子推割肉的情谊。

吕甥和郤芮聚集了族人,打算趁着重耳立足未稳,杀重耳自保,勃鞮暗中查到这一切,将其禀报给重耳,勃鞮向来只服从君令,之前多次追杀重耳,他本担心重耳会不相信,没想到重耳感念勃鞮忠心,竟然重用勃鞮,还继续让勃鞮统领禁卫军,勃鞮感激不尽。

重耳在曲沃太子湖边祭奠申生,感怀当年和申生的兄弟情义,这时吕甥和郤芮竟带族人包围重耳,但很快勃鞮带着禁卫军将他们二人包围,局势瞬间反转,在子余的劝说下,族人们都放下武器投降,吕甥和郤芮向来不是硬骨头,也吓得跪地求饶,重耳饶恕了他们的族人,但将二人押入大牢,处以国法。

重耳的仁政之举在民间以告示公开,百姓都感谢重耳,若是重耳早几年继位,他们就会少受些苦了,李木当年背弃重耳,如今邻居再见李木,都讥讽他没有从重耳那里讨来赏赐,李木心里颇不平衡。

第72集 李木烧山介子推身死 重耳惠泽天下成就霸业

李木求见重耳,一是为当年的背弃告罪,二是打算帮助重耳找回介子推,以此立功,重耳本想成全介子推自由之身,但李木却说百姓都指责重耳忘恩负义,不封赏介子推,重耳不想让人误会自己薄情寡义,决定寻回介子推。

多年以来,子推的心愿便是拥立重耳继位,挽救百姓于苦海,他追随重耳只为侠义,不为高官厚禄,更不愿留在朝中违心地做官,如今他已经完成了心愿,便回到绵山老家,奉养老母亲,子推担心重耳会派人找他,便带着母亲连夜搬到了绵山的深山里。

李木知道介子推和母亲居住在绵山,便带着重耳一行人前往介子推住处,但那里已经人去屋空,重耳在地上看到几卷简书,寻常农家是不会有这种简书的,想来介子推之前确实住在这里,只是听说重耳前来,所以才搬走了,重耳决定在这里等子推两日,若是能等到他,便是有缘相聚,若是等不到,便不再强求,放任子推自由自在。

两日之后,子推依然没有回来,李木为了立功,打算在山上放火,介子推看到失火,定然会出来的,魏犫劝李木不要急功近利,漫山遍野的树,一旦放火,火势便很难控制,但李木不听劝,他觉得子推定不会和母亲一起烧死在山上,只要火势一大,介子推一定会出来,趁魏犫不注意就放了把火,火势越烧越旺,根本控制不住,但介子推始终没有从山里出来,直到绵山化作一片焦土。

子推和母亲被大火烧死,重耳看着一片焦土,自责愧疚,从没想过子推会是这样的结局,重耳将绵山改名为介山,在山上为子推修祠建庙,让国人供奉,又隆重厚葬介子推母子,让长子伯鯈为介子推披麻戴孝。重耳将子推死的这一日命名为寒食节,这一日全晋国上下皆不允许点火煮饭,都要吃寒食,以此纪念介子推。

重耳归罪李木,又不忍处死他,于是罚他在山上开荒耕种,所得所获,除了自用之外全部用于介山种树种草,以恢复绵山原本的青山面貌。

介子推淡泊名利,可称为天下第一侠士,重耳将绵山的焦木砍下,命人做成木屐,穿于足上,举步之际,时时自勉,为君者不能有一时疏忽,否则即酿成大祸,此为足下一词的缘起,后又感慨介子推割股奉君、千古忠义,又将寒食节的后一天定为清明节,是心存感恩,?;城迕髦?。

重耳继位之后,重用狐堰、子余,改革新政,轻关易道,通商宽农,政平民阜,财用不匮,国力大增。

公元前632年,楚国图霸中原,联合曹卫梁国,兴兵北上,围陷宋国,宋君向晋国求援,楚国此战为不义之战,晋国尊王扶弱,这一仗必须要打,重耳发兵伐卫破曹,与楚军对峙于卫国城濮。

此次楚国三军齐发,是大将军子玉统帅,子玉发来帛书,讨要当年重耳承诺的退避三舍,两军交战最重要的是士气,未战先退,士气一旦受影响,必败无疑,大臣们都劝说重耳不要兑现当年的约定,重耳却认为连自己人都认为一旦退避三舍,必败无疑,那楚军定然也是这么认为,所以他更要履行诺言。

重耳兑现承诺,大军退避三舍,却令楚军大败,城濮之战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详细记载的战例,晋军面对敌强我弱的不利开局,采取了扬长避短,后发制人的战术,击败了楚军,开启了晋国领袖中原的辉煌。

城濮之战后,重耳领兵尊王讨逆,诛杀叛臣,助周天子周襄王复位,受周天子之托,在践土修建行宫,诚邀诸侯会盟,得到周天子厥功至伟的褒奖,晋国君被封侯伯敬服王命,以绥四国,纠逖王慝,并亲赐器服,隆誉天下。

重耳领袖诸侯,与各国共定盟约,自此,尊王友睦,共筑太平,永止刀戈,天下无争。践土会盟,是晋国第一次站在霸主的舞台上进行的会盟,从此,晋国开始了雄霸天下的征途。

重耳来到介山,李木带着百姓们热烈欢迎,大家都带着从介山打下来的粮食瓜果献给重耳,重耳一一品尝百姓的好意,此情此景,令子余想起了当年新田赈灾时候的场景,二人相约故地重游。

骊姮和骊妡带着卓子在新田过上平凡的农人生活,新田可能是今年全国赋税第一,卓子将会作为代表到晋国朝堂为国君交赋,骊姮如今心里没了丝毫仇恨,能为重耳交赋,是她此生唯一能回报重耳的。

重耳和子余来到新田,这里是重耳立志报国,为民请命的起源之地,看着如今的新田良田沃野,富足安乐,今年更是大丰收,新田的赋税将成为朝中各县之冠,新田百姓几经战乱,终于迎来大丰,重耳当即下令,新田免税三年。

晋文公重耳,以德治国,倡导仁义,重用贤能,通商宽农,作三军,设六卿,不仅使晋国发展为雄踞中原的超级强国,更惠泽天下,以绥四方,开创了晋国长达百年的宏图霸业。